<tt id="uswum"></tt>
<rt id="uswum"></rt><acronym id="uswum"><small id="uswum"></small></acronym>

柠萌影视上市破发:头部剧集“降价” 《三十而已》卖不过《小欢喜》

2022年08月10日 21:10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贺泓源
能上市就是种胜利。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贺泓源 北京报道 

柠萌影视在一众影视公司中显得独特。

该公司创始团队主要来自上海文广(SMG),董事长兼总裁苏晓曾经是东方卫视副总监,负责电视剧采购。首席执行官陈菲曾担任SMG影视剧中心副主任,副总裁徐晓鸥曾任职SMG影视剧中心策划部主任。

这是一个既了解市场,又对大环境有所感悟的团队。

从作品端,柠萌影视优势在现实生活题材,《小别离》《小欢喜 》《 小舍得 》《 三十而已 》《 二十不惑 》等剧集都堪称爆款。其招股书引用的弗若斯特沙利文资料显示,已播映的八部版权剧中,有六部属于高收视率剧集,高收视率剧集率约为75.0%,远超出前五大竞争对手自2019年至2021年约45.9%的平均高收视率剧集率。

饶是如此,在资本市场,柠萌影视依旧显得起伏。

8月10日,柠萌影视以27.75港元/股的发售价开盘,旋即跌破发行价,截至收盘,其报收27港元/股,跌幅2.7%,总市值97.32亿港元。

2021年1月,柠萌影视寻求A股上市,同年6月底终止辅导计划。最终投向港股,一路波折,并不容易。

显然,市场对影视公司们,还存在疑虑。

《三十而已》是柠萌影视打造的现象级作品,为2020年电视剧网络收视冠军。图片来源:该公司官网

“降价了”

柠萌影视拥有齐整的股东背景。

招股书显示,四名联合创始人苏晓、陈菲、徐晓鸥、周元作为一致行动人,集体持股46.27%,四人持股比例依次为20 . 60 % 、 9 . 56 % 、9 . 56 %、6.55%。 此外,腾讯持股19.78% 、弘毅投资持股16.15%。其他股东还包括天元奥维、邱凌云、芒果文创、共青城尔辰、中青芯鑫等,持股比例均在4%以下。

就算腾讯握有柠萌影视大笔股权,甚至腾讯视频首席执行官孙忠怀还是其非执行董事,但砍起价来依旧毫不手软。

据招股书,柠萌影视2019年出品《小欢喜》,能卖到6.24亿元。该剧由黄磊、海清、陶虹、咏梅主演,在东方卫视、浙江卫视首播,并在爱奇艺、腾讯视频同步播出。

但到了2020年,当年电视剧网络收视率排名第一的《三十而已》,首轮播出售价就只卖出了4.2亿元。该剧由江疏影、童瑶、杨玏、毛晓彤、李泽锋主演,在腾讯视频、东方卫视播出。

当然,鉴于江疏影等艺人,与黄磊、海清、陶虹相比市场号召力有限,这或压低了售价。

可《小敏家》的价格则打消了这种可能性。2021年,该剧首轮播出售价3.96亿元,《小敏家》由周迅、黄磊主演,在腾讯视频、东方卫视播出。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测算,算上内容营销收入与多轮播出后,截至2022年3月31日,《小欢喜》收入6.78亿元,《三十而已》收入4.67亿元,《小敏家》收入4.76亿元。

价格波动实质是,长视频步入变现周期,影视公司脱离“舒适圈”。而柠萌影视,版权剧收入近七成来自长视频平台。

由于并未找到完整盈利模式,当前环境下,长视频们面临着融资难题,由是,各家进入扭亏/减亏倒计时。

今年一季度,爱奇艺首次实现季度盈利。其营收73亿元,同比下降9%;净利润1.691亿元,去年同期为净亏损13亿元。

但这一历史性业绩是省出来的。爱奇艺总收入处于下滑区间,靠着成本,尤其内容成本下降,来达成目标。一季度,爱奇艺内容成本为44亿元,同比下滑19%。爱奇艺创始人兼CEO龚宇还在财报电话会上表示,要加强头部剧自制比例。

“中国长视频行业已经进入新阶段,特点是追求效率、追求减亏,最终追求盈利,而不是之前的追求市场份额与高速增长。”他此前称。

腾讯也在财报中表示,要采取措施优化成本,减少腾讯视频的财务亏损,但强调“保持领导地位”。

4月,腾讯视频在“早春业务分享会”上表态,将进一步在内容开发上“降本增效”,合理开支,优化内容成本,探讨可控成本下的内容生产。

受种种因素影响,近年柠萌影视,营收、净利出现连续下滑。据招股书显示,2019年—2021年,其营收分别约为17.94亿元、14.26亿元、12.49亿元;净利润为8039.8万元、6254.5万元、6091.3万元。

此外,影视公司们还面临着项目风险。

国家广电总局于2021年9月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加强文艺节目及其人员管理的通知》 要求,广播电视机构及网络视听平台坚决抵制违法失德人员。柠萌影视称,在实践中,若发现艺人参与违法违纪活动,或作出违背核心价值观的行为,电视台或视频平台会暂停播放相关剧集,这可能导致向客户退还相关剧集收取的全部款项并。

由此,各家均与艺人们签署负面舆论条款,以便要求相关赔偿。

“赔偿是有限的,我们用人时没有底。”有资深制片人如此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感慨。

“可能性”

此种环境下,柠萌影视也在寻找着自己的可能性。

目前,除版权剧收入外(占比超过8成),该公司正在开辟多种营收渠道。其内容营销收入由2019年的5808万元增至2021年的1.098亿元,其剧集中推广品牌数由2020年的37个增至2021年的61个。

另外,柠萌影视还在推动定制剧集制作、电影、联合投资等多项业务。在招股书中,其表示,将开拓短视频中剧集角色账号的开发及商业化、内容营销及广告的开发及商业化以及非视频娱乐媒体的IP扩展等多种可能。

“现实题材做IP很难。”对此,另有头部影视公司高管评价,他也在做类似探索,但成果寥寥。

回过头来,柠萌影视积极上市,也与其营收过多依赖项目,造成资金流紧张,面临一旦项目出问题,将大幅冲击业绩的风险。

“影视项目是没有抵押物的,就算上市公司贷款也有难度,更不用说非上市公司。有融资渠道,多融一些资金,非常重要。”另有上市影视公司高管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承。

由是,只要上市成功,对柠萌影视就是种胜利。

另一头,从柠萌影视上市成功来看,业内也期待着影视业资本化开闸。

事实上,自行业整顿调整以来,影视公司IPO越发不容易。以新丽传媒为例,从2012年进入IPO初审后至2017年,该公司三次IPO均以失败结尾。最终,2018年8月13日,阅文集团宣布拟以不超过155亿元收购新丽100%的股权。

2021年11月,曾制作出知名综艺节目《中国好声音》的灿星文化第二次向深交所创业板递交招股说明书。今年2月,深交所官网显示,灿星文化首发不符合发行条件、上市条件和信息披露要求,未通过审议会议。

但好消息正涌来。8月7日,据港交所官网显示,乐华娱乐通过港交所上市聆讯。8月9日,博纳影业开启申购,该公司IPO历时已超五年。

也确实有着利好的政策基本面。

7 月 18 日,商务部等 27 部门发布《关于推进对外文化贸易高质量发展的意见》,其中明确提到“积极支持符合条件的文化贸易企业上市融资”。

7 月 28 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指出,要推动平台经济规范健康持续发展,完成平台经济专项整改,对平台经济实施常态化监管,集中推出一批“绿灯”投资案例。相比 4 月份的政治局会议,此次会议多了“集中推出一批‘绿灯’投资案例”的表述。 

对影视公司们来说,资本春天,或许快到了。

关注我们

麻生希加勒比一区二区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