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id="uswum"></tt>
<rt id="uswum"></rt><acronym id="uswum"><small id="uswum"></small></acronym>

本轮疫情多为奥密克戎BA.5亚分支,在研新冠治疗药物疾行

2022年08月10日 15:39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季媛媛

8月10日,据国家卫健委最新通报,8月9日0—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444例。本土病例380例(海南285例,广东39例,内蒙古27例,西藏10例,福建8例,浙江5例,广西2例,湖北1例,重庆1例,四川1例,贵州1例),无新增死亡病例,无新增疑似病例。

从8月10日8时起,乌鲁木齐市重点城区也开始实行临时性静态管理措施,时间暂定五天。这是继海南海口、西藏拉萨之后又一座实行静态管理措施的省会城市。

而引起本轮疫情的奥密克戎变异株BA.5.1.3系也于近日首次在我国被检出。包括BA.5.1.3和BA.5.2在内的奥密克戎BA.5亚分支,已是全球主要流行毒株,近期我国多地本土疫情都与其有关。

8月1日以来,海南省三亚市新冠肺炎疫情快速发展,已发生广泛社区传播。同时,目前正值海南省旅游旺季,人流量大且流动频繁,疫情已由海南省三亚市扩散到海南省多个地市及广东、贵州、重庆、湖南等省(市),疫情外溢风险较大。

面对疫情的扩散,如何应对病毒的不断变异,当前的药物能否满足市场需求?前沿生物董事长、首席科学家谢东博士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指出,现在病毒的变异主要是两方面,一是病毒感染人之后的一些变化,二是在疫苗甚至是药物使用后的压力下出现一些适应性的变化。目前所有出现的变化,主要还是集中在表面的棘突蛋白上,在提高了患者感染性的同时,可能突破了一些疫苗的保护作用。

“针对病毒的不断变异,现有的新冠肺炎治疗药物也需要不断跟上,其实目前很多新冠肺炎治疗药物研发思路和40年前针对HIV病毒进行的研发类似,都是从核苷类药物到蛋白酶抑制剂,再到进入抑制剂,而这些药物都已经在HIV药物里边有所显现。将这几类药物相比不难发现,蛋白质抑制剂有一个特点,就是耐药屏障会非常高。”谢东表示,目前前沿生物正在进行相关研究,试图诱导针对FB2001的耐药病毒,目前临床研究结果显示,该药物经过几个月的诱导还没有诱导出来耐药病毒,所以,作为蛋白酶抑制剂,至少FB2001将来针对病毒变异具有潜在优势。

本轮病毒为奥密克戎变异株BA.5亚分支

根据流行病学调查和病毒基因测序分析发现,引起三亚本轮疫情的是新冠病毒奥密克戎变异株BA.5.1.3。而对于该变异株出现的原因,专家综合分析认为,此轮疫情为境外输入引起,崖州中心渔港是此次疫情的始发输入地,通过渔民与境外渔民交易渔获时输入的可能性较大。

从目前病例来看,感染者多与渔港、渔船、渔民和渔市相关,传播链以崖州中心渔港为中心呈放射状,疫情处于上升阶段,存在发生城区社区传播的风险。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发布会表示,根据已有研究数据发现,BA.4、BA.5的传播能力比奥密克戎早期变异株BA.1略有增强,推测的R0值大概在9.5左右。

8月8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卫健委通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疾控中心对本轮疫情部分病毒基因组序列比对分析,本轮疫情感染者感染病毒属于奥密克戎变异株BA5.2进化分支,与国内新冠病毒基因序列数据库中奥密克戎BA.5.2变异株均不同源,初步认定病毒系从境外输入。

有上海某三甲医院临床专家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海南本轮疫情的发展可控。实际上,新型冠状病毒全球大流行已经持续两年多,从此前的经验来看,做好预防,进行疫苗接种依旧成为重要的措施。免疫正常人群应首选疫苗接种,如果老年人及免疫力较低的人,切实因为自身身体状况无法接种疫苗或是疫苗免疫应答不足,则要强化自我保护,做好个人防护。

“一旦感染,需要尽快服用口服抗病毒药物治疗。”他表示,目前,我国新增本土感染者数量仍处于高位,波及地市范围继续扩大,疫情仍在发展阶段。如果疫情仍在继续,现在全国抗疫的关键问题是,如何通过有效的预防措施减少对社会的危害。

新冠治疗药物研发疾行

随着新冠疫情持续反复,从目前全球情况来看,单纯期望通过疫苗完成群体免疫从而隔绝新冠病毒,已经不太可能实现。如此也使得,新冠治疗药物研发仍是当前医药行业聚焦的重点。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目前,全球已经上市的主要新冠治疗药物包括辉瑞的Paxlovid(口服),默沙东的Molnupiravir(口服)、吉利德的Remdesivir(注射)以及真实生物的阿兹夫定(口服)等。此外,国内还有10多个处于研发阶段的新冠口服药。而针对当前已经获批上市的产品,药物的有效性及安全性也备受关注。

就当前新冠治疗药物的市场情况,谢东分析认为,中国针对新冠的感染有两个关注点:一是人口居住非常密集,二是老年人、有基础病的人非常多。由于免疫力低下人群比较多,目前已经上市的产品品种远远不够,需要多款不同甚至相同的药物作用机制,更需要在安全性、有效性等方面有竞争力的品种不断出现。

目前,全球抗新冠病毒感染的药物作用机制可以归纳为两大类,一类是阻止病毒和宿主细胞结合,如S蛋白和ACE2,也是单克隆抗体药物经常采用的靶点;另一类是阻止新病毒在宿主细胞内的产生,可作用的靶点就更多了,如3CLPro,RdRp等。

其中,口服RdRp抑制剂主要以默沙东的Molnupiravir为代表。而全球市场上共有9个在研的新冠口服RdRp抑制剂中,1个已经上市,3个处于三期临床阶段。在国内,真实生物的阿兹夫定已附条件获批上市,君实生物的VV116是国内研发进度最快的。

而3CL蛋白酶抑制剂主要以辉瑞的Paxlovid为代表,全球市场共有7个口服药物在临床阶段。盐野义制药的S-217622的2/3期临床结果显示可以显著降低病毒载量,已经在日本递交NDA。这一靶点同样吸引我国众多药企布局,包括进入临床试验阶段的前沿生物、众生药业、先声药业等。

在这两个成功的靶点机制外,国内还有雄激素受体(AR)拮抗剂这个作用机制,其中代表就是开拓药业的普克鲁胺。

“从现有的不同新冠治疗药物技术路径上来看,几种品种相互比较,成本肯定是重要的因素,但也不是最重要的因素,最重要的是药物的安全性和有效性,是否可以明确给患者带来临床价值。”谢东表示,对此,临床专家现在有一个共识:一方面,无症状的感染者不干预,这也是由于新冠肺炎本身是一个自限性疾病。

另一方面,一个药物开发必须满足现有人群的临床需求。从病毒目前感染人的情况来看,可能在较长期对于免疫力低下或者病状较重的人群而言,需要不同作用机制的药物联合使用。在治疗其他病毒性感染中,这是一个用得较好的策略,可以快速抑制住产生耐药的病毒。所以在这点上,不同的开发路径、不同作用机制的药物还有联合使用的空间,而这些都有待用更多的临床试验来证明。

“用现有的疫苗、药物控制不好的患者,对新的药物一定会有刚性的临床需求。换言之,当前的新冠肺炎药物市场依旧有较多未被满足的临床需求亟待突破。”谢东说。

药企加速破局

实际上,为了最大程度加速市场布局,除了真实生物的阿兹夫定获批外,目前国内已经有几家药企的新冠口服药进入临床试验阶段:君实生物的VV116以及开拓药业的普克鲁胺已经进入临床三期;前沿生物的FB2001已获批开展二、三期国际多中心临床试验;先声药业的SIM0417获批开展二、三期临床试验;众生药业的RAY1216已进入一期临床试验,科兴制药与深圳安泰维生物医药合作开发的SHEN26已获批开展一期临床试验;泽璟制药用于治疗重型新冠患者的临床试验也已获批。

但在企业加速破局之际,也存在诸多痛点待打破。众所周知,新冠肺炎研发需要投入非常大的资金,企业需要在海外多个国家进行患者入组,展开大规模的国际多中心的临床试验研究,而研究的方向及标准皆需严格遵循GCP(药物临床试验质量管理规范)。这也使得不少企业在要求保证质量的同时造成研发进展缓慢。

CIC灼识咨询合伙人王文华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药物竞争的本质实际上是药效以及副作用的比拼,在实现基本可比的药效并且无重大副作用的前提下,新冠治疗药的竞争力更多是看先发优势,商业上渠道的铺陈和用户的快速触达,以及药物定价上的优势。对于新冠药物的市场定位在用户心智上的影响和教育都是影响未来竞争格局的重要因素。

“药物本身的商业化也会随着政策可能的调整发生预期的变化,更重要的是,未来如果作为有效药物成为常态化疫情防控下的家庭常备药物,这一庞大的群体会是构成药物商业化成功的前提和基础。”王文华说。

那么,对于临床试验进展相对较缓慢的企业而言,还有竞争优势吗?谢东认为,变异病毒株的流行造成全球住院患者数持续攀升,而全球目前仅有一款吉利德的瑞德西韦用于新冠住院患者的治疗用药,全球中、重度住院患者高危人群对抗新冠病毒药物有长期、刚性的需求。

此外,现在虽然在全球批了几个小分子药物,但在新冠预防和治疗方面还是存在巨大的临床需求。从感染的角度,接种疫苗之后还是有大量突破性感染,包括2-3次重复感染的情况出现,如果能够通过药物进行暴露后新冠预防的话,则更具有临床价值。这个临床价值在于降低防控的成本。

暴露后预防的概念,就是在HIV的治疗和预防的基础上,在发现HIV病毒接触72小时内给予阻断药物,如此可以在80%甚至90%的人群当中阻断病毒在人体内建立感染。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目前前沿生物正在开展FB2001雾化吸入制剂相关研究,希望通过吸入给药,可以直接把小分子药物递送到病毒感染的主要器官,起到暴露后预防的作用。

新冠治疗在研企业在研发方向上也需要差异化发展,只有这样才有机会获得市场的青睐。

关注我们

麻生希加勒比一区二区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