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id="uswum"></tt>
<rt id="uswum"></rt><acronym id="uswum"><small id="uswum"></small></acronym>

北上广数据交易新主体探索: “数据经纪人”等新名词涌现,职能范围逐步突破

2022年08月10日 21:31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李润泽子

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 李润泽子 实习生张妍 广州报道

数据交易正成为数据要素市场建设的“桥头堡”,在这之中数据交易中介的作用不可或缺。

8月10日,全国首批“数据经纪人”授牌仪式在广东省广州市海珠区举行。广东电网能源投资有限公司、广州金控征信服务有限公司以及广州唯品会数据科技有限公司成为全国首批“数据经纪人”。

广东省政务服务数据管理局局长杨鹏飞表示,开展数据经纪人试点,是数据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的“新尝试”,有助于探索解决目前数据流通交易市场存在的信任、质量、稳定等问题,推动数据流通交易走规范化发展道路。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现场获悉,此次“数据经纪人”充当着数据供需匹配“撮合者”、数据流通交易“中介者”、数据权益冲突“化解者”的重要角色。而观察发现,当前全国多地已对“开展数据要素市场中介服务”展开探索实践,提出了诸如“数商”“数字经济中介服务商”等不同概念。

探索开展数据要素市场流通中介服务

2021年11月,上海提出涵盖数据交易主体、数据合规咨询、质量评估、资产评估、交付等多领域的“数商”体系。而在今年1月,北京则提出了“数字经济中介产业体系”。此外,贵阳大数据交易所不仅首发数据交易规则,还提出将在数据经纪、合规认证、资产评估、安全评估、人才培训等方面培育一批“数据中介”。

上海社会科学院信息研究所副研究员范佳佳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数据经纪人和数商等概念所指的数据交易参与者的范围有所不同。其中,数字经济中介指除直接参与数据交易的数据交易主体以外的所有参与人,包括数据收集、治理、加工、确权、评估、定价、交易、审计、资产证券化“人”;而数商则是数据经济中介和数据交易主体的总称。

在广东,对于“数据经纪人”的探索也于去年开始逐步展开。2021年7月,《广东省数据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行动方案》正式发布,其中提到要鼓励设立社会性数据经纪机构,规范开展数据要素市场流通中介服务。探索建立数据经纪人资格认证和管理制度。

除此之外,深圳在2022年1月发布的《深圳市建设营商环境创新试点城市实施方案》也提到了,要建立数据可信流通的中介机制,构建“高效运行、保障安全、协同监管、公平交易”的数据经纪人体系,目的是推动粤港澳大湾区数据安全有序流通。

据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李恩汉等分析, “数据经纪人”不仅可服务发生在数据交易所中的场内交易,更能够覆盖数据的场外交易;另一方面,数据经纪人的服务内容针对性强,是数据交易的撮合者,而不作为数据的提供方。因此,数据经纪人体系是数据交易所等数据平台交易模式的有效补充,而非平台的组成部分。

关于“数据经纪人”的主要职责,海珠区政务服务数据管理局负责人曾介绍主要包含以下三方面。一是受托行权,即数据拥有者可以授权数据经纪人行使权力;二是风险控制,在数据流通交易过程中起到中介担保作用;三是价值挖掘,挖掘数据要素价值,充当数据价值发现者、数据交易组织者、交易公平保障者、交易主体权益维护者等多重角色。

(制图:何妨)

在华南师范大学法学院研究员、数字政府与数字经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马颜昕看来,按照现行的制度设计,数据经纪人已经不限于中介的职能。

“数据经纪人既是撮合交易的中介、提供交易的担保方,也是数据的加工方、提供方,同时还是接受其他方数据、进行数据运营的运营方。”马颜昕认为,目前仍处于探索期,制度尚未成熟,因此数据经纪人的职能范围较广。

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试点经验

数据是数字经济的基础,数据价值化也是当前经济发展的重要突破口。不过数据利用的风险也和其价值一样巨大,如何实现有效治理是一个全人类都面临的新挑战。

马颜昕表示,此次“数据经纪人”就为数据治理中的风险与价值平衡提供一个颇具创新的重要实践。通过数据经纪人,从价值化利用的角度,可以专业化的促进数据利用的集中性与可用性,搭建数据交汇的平台与机会;从风险防控的角度,数据经纪人又可以通过其专业服务,显著提高数据活动中的合规性。通过对数据经纪人的集中监管,也使得监管机构的执法效能大大提升。

“此次‘数据经纪人’可以说是数据要素价值的挖掘人,是将数字资源转变为数字资产的关键一环,是广州的数据产业发展的中坚力量。”范佳佳说。

但她同样提醒,海珠区及广州市建立数据经纪人体系或将面临两个主要问题:一是如何认定数据经纪人的资质,二是如何在保障市场信任的基础上扩大数据经纪人的行业类别和数量,扩大市场参与范围。

对此,海珠区制定了“数据经纪人”分类分级标准:根据“数据经纪人”自身基础及业务范围可划分为技术赋能型、数据赋能型、受托行权型三个类别;按照企业数据管理能力成熟度等级、信息安全等级保护等级、企业自有(或实际控制)数据规模等条件以及相关试点企业数据采集和处理是否符合国家相关安全要求等因素,将“数据经纪人”分为三个等级。该分级标准能为专业评估和专家评审提供标准依据,更具针对性、科学性地筛选“数据经纪人”,为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试点经验打下基础。

值得注意的是,海珠区还通过与试点企业签订“信任协议”来兼顾安全可控与创新突破,既为新兴业态活动留出充足空间、避免错失发展机遇,又稳妥审慎监管、避免造成严重后果。

海珠区相关负责人透露,该区将探索引入“监管沙盒”模式,以“慎监管、重引导、抓责任”为主线,对“数据经纪人”做到“充分指导”“无事不扰”,为数字新业态新模式的萌芽成长提供深厚“土壤”。

“数据要素将会流动到制度保障最完善的地方。海珠区通过数据经纪人制度打造数据保护和利用的平衡体系,将会吸引全国乃至全球的数据。未来,期待海珠区能形成数据的集中交易地,对数字经济发挥更大的促进效果。”马颜昕说。

关注我们

麻生希加勒比一区二区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