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id="uswum"></tt>
<rt id="uswum"></rt><acronym id="uswum"><small id="uswum"></small></acronym>

寻路数智纺织:瞄准转型升级契机,换新再出发

2022年08月10日 17:45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2019年,招文樑毅然决定换掉厂房里的所有设备。

这正是中国纺织业对外出口占比不断走高的阶段,但与此同时,他也敏锐感受到,沉湎低端竞争已经无路可走,升级迫在眉睫,于是有了壮士断腕般地腾挪。

纺织世家出身的招文樑从小就跟着父母围着织厂盘桓,2013年开始独立发展,并主攻皮革里料业务。但几年经营之后,在同业不断降价竞争中,工厂获取的利润越来越微薄,这让他意识到:改变势在必行。

2020年,招文樑更换全新设备,重新设立佛山市摩之纶纺织有限公司,让织布“上网”,开始冲击更高利润的中高端市场。

与招文樑的决策思路一致。廖石养的佛山市泓纬针织品有限公司虽然刚成立没多久,但也自起步开始就主攻以订单模式驱动的中高端市场,同时配置了高水平的团队人员和设备。

“不断走向更高端市场。”是两位工厂管理者的共同目标。这一方面关乎企业长远发展的未来,另一方面也与中国坐稳全球纺织业中心位置后,正持续探索升级息息相关。

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于2021年发布的《纺织行业“十四五”发展纲要》(下称《纲要》)就提出,应立足“双循环”发展格局,满足国内市场消费升级需求,以更高水平参与国际市场竞争等。

在近期备受关注的越南制造背景下,来自国家推动和企业主选择的升级动作显得具有前瞻性且十分必要。

实际上不止于纺织业,随着国内制造业发展已经在全球博得相当话语权,不断冲击更高科技含量、更大附加值的产业发展阶段正成为必然。纺织厂主们的选择,也是中国制造寻路迭代升级的一个缩影。 

转型升级 

最初选择做皮革里料业务有其历史原因。

“作为里布,这种布料并不用讲究纹路,能够织布出来就可以了。前几年是叔叔接单,我们负责生产加工。相当于有人兜底的模式,只要不亏本,这个生意就可以做。”招文樑回忆,家人此前积累的人脉资源在源源不断提出相关诉求,但弊端随之而来——利润在近年间已经越来越微薄,几乎到了无钱可赚的地步。

这让他意识到,必须要尽快完成向高端市场升级。“现在行业做皮革里衬的厂已经很少了,不是被淘汰,更多是因为这种低利润只有大厂房才能够做得下去。”他如此分析。

当然这条路并不好走:对内,需要引入更高端的设备,来助力生产更高质量的纱布产品,因此对人员的劳动能力和薪资都要提升;对外,则需要寻找到匹配的高端市场需求。由此才能够保证这条转型之路顺畅进行。招文樑给自己的设定是,三年内要完成转型并实现盈利。

为此,他将工厂中的设备一半换成了进口,一半换成了高端国产。进口设备比国产要贵3倍价格,还需要全现金付款,但咬牙也得这么做。

“我觉得不能埋怨市场好不好,行业趋势是确定的。就是国民收入水平提高后,消费肯定也会升级。重新出发后,我的工厂整体功能都升级了很多。”招文樑感慨。

(佛山市摩之纶纺织有限公司负责人招文樑)

运营新公司的廖石养看起来更加轻装上阵,泓纬公司自创立之始就决定走中高端路线。“因为采取的是订单模式,要货通常比较着急,必须有很好的团队和品控。所以我们不会做太低档的产品,赚取的就是加工费。”他进一步介绍,为此,人员配置也提高了。“做生意未必一定寻求很高回报,但一定会希望细水长流发展。就比如我们新开厂房起码要运营四年打底,期望4-6年后回本,所以机器一定需要不断更新换代。” 

转型迫在眉睫还体现在用工上。“之前的环境下已经很难请到能力很好的工人,现在升级之后,生产环境好了不少,工人也好请了一些。但难题还在,我发现90后已经越来越不愿意进入工厂了。”招文樑感慨,不过这对管理者来说,其实是利大于弊,因为也在倒逼工厂不断升级到更智能化的发展模式中。“我通过看后台就可以知道,哪些环节可以进一步降低成本;遇到高次品率时怎么前置解决这个问题等。”

廖石养提到了同样的问题,“现在90后都不愿意进工厂,这就需要管理者提供更好的用工环境来吸引他们。” 

数智驱动 

更好的用工环境、更智能化的管理举措,离不开一系列技术能力加持。除了用上先进设备、配置能力灵活的人才,招文樑和廖石养还同时选择了将织机联网数智化,也即通过工业互联网平台上云。

经历此前多年的市场教育和调教,时至今日,织布机上网其实已经成为必备配置。

廖石养强调,如今新开设的纺织厂,没有采用联网系统就说明厂房设置不够完善,这已经不是可选项。

“没有数智化,就做不好管理,人效、能效等数据就不准确。在行业早期也有厂商选择花费几百万请专业IT公司来帮忙做公司自己的系统,但那并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数智化。后面我们选择借助飞梭智纺系统,他们用普惠技术,让管理者能时实看到从原料、机台状况、布料、仓库等的所有情况。使用这套系统也已经成为佛山地区的行业共识。”他续称。

(佛山市泓纬针织品有限公司负责人廖石养查看设备)

招文樑换好设备后也第一时间连上了网络。他的直观感受就是,这让织布的操作工序可以智能化甚至一定程度做到个性化。即便管理者本人并没有在工厂,也可以远程观察到纺织机器的运行情况、开机率、当班情况、库存情况等。尤其是遇到故障时,可以清晰看到哪些机器出现问题、停了多久。

“在我2019年买好机器之后就定好了,必须要做数智化,因为完全人工操作的模式已经落后。”他回忆。

“上网的操作并不难,还大有裨益。主要是可以让人工等成本降低,也简化了管理流程。”招文樑续称,数智化转型可以解放人手,行业目前都很乐意完成数智化改造。

“这同时也减轻了工厂管理者和操作者的工作量。”招文樑介绍,在早期模式中,纺织厂管理者通常早上六点半就要起来看产量表、抄表,由于担心交手予人会出现错误,这种运行情况的数据都需要亲力亲为跟进手动完成。而为了保障厂房正常运转、不影响交期,管理者全天都要待在工厂巡查,相对劳神劳力。

但如今,只用坐在办公室,甚至不在办公室,都可以监控整个车间的运行情况,需要的管理人员也减少了。“因为工人都是计件制计算薪资,通过飞梭系统,员工刷卡上下班之后就可以自动计算产量。现在不用六点半起来,我已经可以九点钟上班了。”说到这里,招文樑显得轻松不少。

(佛山市摩之纶纺织有限公司改造后的数智化车间)

两位管理者不约而同提到的飞梭智纺,为致景科技旗下的纺织工业互联网系统,经过多年产业化落地赋能,目前已服务织厂超8000家,累计接入织机超60+万台。

根据《纲要》规划,在“十四五”期间要推动行业工业互联网平台体系建设,纺织各细分领域加快推进数字化、智能化车间/智能工厂建设,提高生产效率等。来自政策的驱动,和来自产业界的能力聚合,必将为我国在纺织行业的高质量发展打下坚实基础。 

寻路高端 

放眼全球,纺织业发展的中心已经历经六轮产业变迁。从最初工业革命期间崛起于英国,到后续技术驱动下陆续转移到美国、日本。在1970年代以后,纺织业更多以劳动力和市场为主要驱动力,分别转移到中国香港和中国台湾地区、韩国。

21世纪中国加入WTO之后,开始成为新的全球纺织制造的中心。近些年来,东南亚地区的劳动力人口红利兴起,也开始承接一些来自其他国家转移而来的纺织制造类公司。

但这种产业转移并不是全面性的,更多是一种产业角色分工使然。从中国转移去东南亚的纺织制造业,是劳动密集型、拼成本的产业环节,而高端化、智能化的产业部分依然由中国所占据主导。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以招文樑、廖石养为代表的新一代纺织管理者,纷纷选择通过设备更新、连接数智化能力等方式,锚定公司的更高发展位置。

“一些大厂在越南设点的确会给国内带来一定压力,但这更凸显出走高端化的重要性。”招文樑分析,所以他旗下的工厂也需要不断进行升级,包括布料、机器设备,甚至是车间环境,成一定规模后考虑引进机械臂等。

他坦言,真正制造出高端布匹后,可以实现比一般情况下多出几倍利润。这意味着摩之纶还有不小的进步空间可奔。

廖石养则分析,“今天的越南纺织业发展水平类似90年代的中国,用工成本很低。对于我们来说,就要考虑到如何减少不必要的成本开支、减少出错。做到智能化会让纺织厂员工感觉更有价值感。”

二十年前走访一家日资纺织工厂的时候,招文樑在心里就默默埋下了一颗种子。当时那里的工厂环境极其干净,“地面比我们家里都要干净,24小时有人打扫”。他分析,工厂污染少,意味着布匹即便放在地上也不会被污染,不会带来诸如毛边等小问题,进而提升布匹质量。

在他的构想里,未来他管理的织布厂也要如此。有条件时,他会搬离这里,寻找一个更适合发展的环境,重新给地面刷防静电油漆、升级通风系统等,目标是进入更多国际大厂的供货名单中。

他深知,即便那又是一次新的再出发,但也是发展的必然之路。

关注我们

麻生希加勒比一区二区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