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id="uswum"></tt>
<rt id="uswum"></rt><acronym id="uswum"><small id="uswum"></small></acronym>

孙正义的“新烦恼”

2022年08月10日 21:00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陈植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陈植  上海报道

8月10日,软银董事会同意结算2.46亿份阿里巴巴ADR的远期合约,创造4.6万亿日元收益(约合340亿美元)。这或许成为软银集团总裁孙正义挽回软银集团业绩颓势的最大救命稻草。

此前,这位原亚洲首富再度陷入新争议。

本周,软银集团发布的2022年第二季度业绩报告显示,当季软银集团净亏损3.16万亿日元(约合234亿美元),若加上一季度亏损1.7万亿日元(约合162亿美元),整个上半年软银集团亏损额累计达到396亿美元。

面对如此巨额亏损,孙正义将它归咎于两大因素,一是美股大跌,令软银愿景基金持有的高科技股票在二季度大跌31%,二是日元贬值所造成的亏损占到集团二季度亏损总额的约25%。

但在多位股权投资业内人士看来,相比美股大跌与日元贬值,真正触发软银上半年如此巨亏的更重要原因,是软银愿景基金持续高举高打的激进投资策略。

据软银公布的财报显示,去年软银愿景基金向183家高科技公司累计投资380亿美元,创下历史新高。但随着今年全球经济衰退风险加大与资金流动性收紧,这些高科技公司的高估值泡沫纷纷破裂,拖累软银愿景基金再度遭遇巨亏。

比如软银重金投资的韩国版阿里巴巴——Coupang、美国外卖平台DoorDash、挪威仓储机器人公司AutoStore等高科技独角兽企业估值大跌,令软银旗下两只愿景基金的企业投资估值蒸发约230亿美元。

“这背后,是孙正义或许得全面反思他引以为豪的高举高打投资策略——即投入巨额驱动高科技企业不顾亏损博取高市场份额与行业龙头地位高估值的做法,是否可取。”一位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人向记者直言。目前而言,在全球经济衰退与资金流动性收紧的共振下,孙正义这种投资策略早已风光不再。

孙正义对此也直言:“我们在半年里亏损6万亿日元,我也需要深刻地反省,时刻铭记这个教训。”

值得注意的是,孙正义的业绩救赎征途走起来也未必平坦。

此前,孙正义打算运作大型芯片研发企业ARM在伦敦纽约两地上市,但随着英国政府变化,市场传闻孙正义已决定取消ARM在伦敦上市计划,但这导致ARM的上市进程或将延后。

与此同时,孙正义还以21亿美元出售美国自动驾驶独角兽企业——Cruise股权,尽管这笔交易令软银愿景基金收获约9亿美元回报,但市场直言软银愿景基金可能“贱卖”Cruise,因为后者的自动驾驶研发能力仅次于谷歌。

“目前,软银集团与孙正义只能依靠抛售阿里巴巴股票挽回业绩颓势。”上述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人指出。今年二季度,软银集团通过阿里巴巴股票的预付远期合约,先后分别筹集105亿美元与68亿美元。而今,软银董事会再度同意结算2.46亿份阿里巴巴ADR的远期合约,以此改善软银集团业绩颓势。

“但是,当软银清空所有阿里巴巴股票,还能拿什么拯救自己的业绩颓势与错误投资策略?”他向记者指出。由于软银愿景基金持续抛售企业股权,目前有些企业在开展新一轮融资时都不大愿提及自己获得软银愿景基金注资,因为潜在投资者会担心软银愿景基金突然抛售企业股权导致企业估值大跌。

谁让孙正义再遭业绩滑铁卢

“成也科技股,败也科技股——这俨然成为孙正义的宿命。”一位熟悉孙正义投资风格的创投业内人士向记者感慨说。

在他看来,上半年软银集团遭遇如此巨亏,很大程度“归咎于”软银愿景基金在高科技企业投资方面连续遭遇滑铁卢。

软银集团财报显示,二季度期间,软银愿景一期基金共持有80笔股权投资,包括23家高科技上市公司,由于这些科技股股价持续下跌,导致其上市投资组合公司的未实现估值损失总计达到68亿美元。

软银愿景二期基金的日子同样不好过。其上市公司投资组合估值损失总计达到38.39亿美元,主要原因是挪威仓储机器人公司AutoStore与WeWork股价下跌;未上市公司估值损失更是达到约98亿美元。

这位创投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目前股权投资界也特别好奇,缘何软银愿景基金重金投资的高科技独角兽企业纷纷遭遇估值下跌,比如Coupang去年刚在美国上市时一度给软银愿景基金创造约340亿美元的浮盈,但随着前者股价持续下跌,如今软银愿景基金这项投资浮亏达到约22亿美元。此外,软银特别看好的美国外卖平台——DoorDash也令其遭遇估值损失16.34亿美元。

多位知情人士指出,这背后,是软银高举高打的投资策略正日益不被资本市场认可。一直以来,软银集团与孙正义奉行着一种独特的投资逻辑,就是通过巨额资金注入,助力高科技企业不断扩张市场份额占据行业龙头地位,由此创造更高估值与更大发展空间,由此塑造另一个“阿里巴巴”,但事实上,这种投资逻辑或许在资本流动性极其宽裕与全球性技术变革初期能创造极大的成功效应,但随着技术竞争日益激烈、经济衰退风险加大与资本市场流动性收紧的共同影响下,没人再愿意为企业成长故事、新技术概念与超高估值买单。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软银愿景基金业绩再度大跌,软银内部开始“人心思动”。今年以来,软银首席运营官 Marcelo Claure、战略主管 Katsunori Sago、高级投资主管 Akshay Naheta等先后离职。

在他们看来,这或许是孙正义在业绩发布会坦言“自己需要深刻反省”的重要原因之一。

“这未必会改变他的投资风格。”上述熟悉孙正义投资风格的创投业内人士直言。此前Wework等企业估值大跌令软银集团业绩大滑坡,但这并未改变孙正义的投资逻辑。去年以来,他依然延续高举高打的投资策略——向180多家高科技企业投入逾380亿美元资金。这背后,是孙正义始终坚信这个投资信条,一旦高科技企业真正改变世界与经济业态,将释放巨大的企业估值提升红利。尽管这个过程很可能极其漫长且波折不断(包括软银股权投资业绩大幅波动),但他愿意承受并坚持。

但是,相比“谁能笑到最后”,目前孙正义急需解决的是“如何生存”。

孙正义的业绩救赎征途

面对惨淡的业绩表现,孙正义决心降本增效。

他在二季度业绩发布会指出,他计划对软银及愿景基金实施全面的成本削减措施,包括裁减人手。

与此同时,孙正义与软银集团的资产抛售套现序幕也悄然提速。

除了抛售Cruise股权,近期孙正义还清空对Uber等高科技上市公司股票,总计筹集约60亿美元。

此外,软银集团表示正计划出售已上市的在线个人金融公司 SoFi Technologies 的股权。

孙正义也直言正考虑出售堡垒投资集团(Fortress Investment Group)股权。

在业内人士看来,这些资产抛售举措所筹集的资金,一方面用于支持软银集团的日常经营开支,另一方面则为4000亿日元股票回购计划筹集足够资金。但是,这些资产抛售措施未必能很大程度改善软银集团业绩,助力孙正义力挽狂澜。

“目前,孙正义只能依靠持续抛售阿里巴巴股票扭转业绩颓势。”前述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人指出。记者根据软银此前的公告统计发现,在8月10日公布新的阿里巴巴股票出售计划前,软银已减持约50%阿里巴巴持仓,共筹集220亿美元。

在多位业内人士看来,减持阿里巴巴股票所带来的利润回报,未必能在很长时间持续支撑软银业绩。毕竟软银持有的阿里巴巴股票所剩不多。

“目前,软银集团与孙正义更需期待全球科技股重回快速上涨轨迹,助力他们实现业绩翻身。” 前述熟悉孙正义投资风格的创投业内人士指出。但是,理想很难照进现实——随着全球经济衰退风险加大与资本市场流动性持续收紧,市场正担心高科技企业估值还将遭遇新一轮的估值回落。

“目前,不少股权投资机构私下认为,软银与孙正义再度遭遇业绩大滑坡,表面而言是外部经济环境变化带来的负面冲击,但实质而言,是孙正义的高举高打投资策略正走进死胡同,尤其是当市场不再愿给予高科技企业巨大的估值泡沫时,创投资本的高估值高回报投资逻辑将变得举步维艰。”一家国内大型创投机构副总裁向记者指出。或许,孙正义的投资情怀与投资逻辑固然可贵,但它只有充分适应不断变化的经济环境,才能真正“闪光”。

关注我们

麻生希加勒比一区二区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