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id="uswum"></tt>
<rt id="uswum"></rt><acronym id="uswum"><small id="uswum"></small></acronym>

全球能源观察|俄称经乌克兰的石油运输已中断,各方博弈下巨大不确定性笼罩能源市场

2022年08月10日 19:55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吴斌
尽管乌克兰掐断俄罗斯输油管线暂时影响有限,但还是给市场敲响了警钟。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吴斌 上海报道 俄乌冲突下能源成为各方的关键博弈点,巨大的不确定性正笼罩能源市场。

据央视新闻报道,当地时间8月9日,俄罗斯国家石油管道运输公司(Transneft)发布公告称,因乌克兰石油运输公司没有收到过境服务费用,8月4日经由乌克兰过境的俄罗斯石油运输已被中断,中东欧失去来自俄罗斯的重要能源供应。

目前俄罗斯仍然在通过“友谊”(音译:德鲁日巴)管线北部支线向波兰及德国输送能源,而南部支线(经乌克兰向匈牙利、捷克和斯洛伐克输送天然气的管道)运行已经暂停。

由于此次事件影响范围并不大,消息公布后国际油价仅小幅上涨,加上市场担忧原油需求前景的不确定性,国际油价随后由涨转跌。8月9日,纽约商品交易所9月交货的轻质原油期货价格下跌0.29%,收于每桶90.50美元;10月交货的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下跌0.35%,收于每桶96.31美元。

尽管这一次供应中断影响范围有限,但问题在于,在能源博弈日益激烈之际,未来会发生什么?

供应端消息喜忧参半

欧盟进口的石油大约30%来自俄罗斯,其中大约三分之二通过海运,三分之一由管道输送。冷战时期苏联牵头建设的“友谊”管道是世界上最长的输油管道之一,主要向当时的华约成员国输送石油。

俄罗斯国家石油管道运输公司9日在声明中表示,目前受欧洲银行支付监管部门的限制,公司无法向乌克兰管道运营商Ukrtransnafta支付中转费用。俄方于2022年7月22日向乌方支付的8月份中转费用于7月28日被退回俄方账户。俄方已将有关情况通报俄能源部、乌管道运营商以及俄罗斯其他能源运输公司。

嘉盛集团资深分析师Joe Perry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整体而言这一事件影响不大,途经乌克兰的“友谊”管线南线从8月4日开始供应中断,南线供应量仅约为25万桶/日,向东欧4家炼油厂提供原油,而且受影响的炼油厂表示管线供应将在几天内恢复。

匈牙利油气集团10日表示,集团已同俄乌双方就恢复通过“友谊”管道运输石油进行谈判,已经支付经乌克兰的部分管道的使用费,乌克兰方面承诺在几天内恢复原油运输。

总体而言,近期供应端消息喜忧参半。在俄乌冲突导致部分原油供应受阻的同时,伊核协议会谈传来了一线希望。

8月8日,欧盟向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恢复履约谈判各参与方提交了一份关于恢复履行2015年伊核协议的“最终文本”,并期待各方对这一“最终文本”做出政治决定。一名欧盟高级官员表示,预计将在“非常、非常少的几周内”就该提议做出最终决定。

中泰证券分析师张文宇认为,美伊核谈判重启,若美国解除制裁,伊朗每日可向全球市场多供应至少100万桶石油,这利空油价。此外,随着欧美央行大力加息抗通胀,全球需求下行的预期增强,预计油价震荡中枢大概率回到俄乌冲突前的每桶90美元以下。

如果俄乌冲突没有导致能源博弈急剧升级,短期内原油价格不太可能大涨。Perry认为,近期油价大幅飙升的风险不大,欧佩克+不断增产以及俄罗斯供应下降幅度有限,供应紧张情况改善。与此同时,市场对于衰退风险的关注也可能打击资金做多情绪。

巨大不确定性笼罩能源市场

尽管乌克兰掐断俄罗斯输油管线暂时对供应和油价的影响有限,但还是给市场敲响了警钟。

一家大型期货公司资深原油分析师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这一事件释放了一个重要信号,俄乌冲突始终是悬在能源市场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如果未来各方矛盾升级,能源市场随时会有“引爆”的风险。最大的问题在于,没有人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

对于油市而言,目前最大的不确定性在于西方针对俄罗斯石油的价格上限机制。7月底七国集团(G7)曾表示,G7的目标是在12月5日欧盟禁止通过海运进口俄罗斯原油的制裁生效时,设立一个针对俄罗斯石油出口的价格上限机制。“现在的目标是与欧盟已经制定的时间表保持一致。我们希望确保价格上限机制同时生效。”

但这也可能导致俄罗斯采取报复措施,削减原油产量,反而会推高油价。美国银行认为,欧美拟议中的对俄油设定价格上限,恐怕会招致俄罗斯的反击:减产减供。“尽管人们开始担心衰退打压油价,但燃料替代效应和对俄罗斯制裁可能会给油价带来上行风险。欧盟/美国对俄罗斯油价设定上限,可能引发俄罗斯减产,将布伦特原油价格推升至每桶130美元以上。”

在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看来,目前的态势是俄欧双方均不肯让步。欧盟对俄罗斯的油气替代显然需要时间,俄罗斯则是采取减少供应的方式反制,基本上是双方各有痛处。未来一段时间的博弈,可能是双方有进有退。目前看,谁也不会先让步,博弈将加剧。

和运输相对方便的原油相比,流动性更低的天然气市场受到各方博弈的影响其实更大。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7月表示,由于管道部件维修不畅,“北溪-1”输气量从7月27日起降至满负荷输送量的20%。

林伯强分析称,俄罗斯8月3日表示“北溪-1”的重要部件涡轮机仍然滞留德国,而“北溪-1”唯一可以运转的涡轮机需要进行维护工作,这意味着俄罗斯运向欧洲的天然气可能继续大减。而7月底,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的减气声明和欧盟达成自愿减少15%的天然气用量协议,使俄欧能源博弈进入白热化阶段。

对于未来,林伯强预测,后续俄欧双方的能源博弈将更为激烈。欧盟在俄乌冲突前就已经在积极应对能源转型,但突如其来的变局致其陷入两难。短期来看,欧盟清楚冬季能源短缺可能性极大,欧盟即使重启燃煤电厂等非清洁能源,也需要面对能源紧缺和高能源价格。解决欧盟能源问题最好的办法是尽快提升可再生能源的供给能力,但这在短期内无法实现。

未来油价或仍有望突破100美元

尽管近期衰退担忧拖累油价回调,但俄乌冲突不确定性和偏紧的供给仍在支撑市场。

Perry对记者表示,近期多重因素开始支撑油价反弹。上周五美国7月新增非农就业人数超过预期,缓和了市场对经济衰退的担忧,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布伦特原油主力合约价格重回95美元,日内最大涨幅超过3.5美元。此外,需求预期改善以及哈萨克斯坦原油产量下降,远期曲线的现货溢价结构走强。

尽管经济衰退担忧挥之不去,但一些机构仍看多油市,预测油价仍有望突破100美元/桶。

知名能源咨询机构Energy Aspects的研究主管Amrita Sen表示,短期内油价可能会持续疲软,炼油厂将很快进入维护季,对原油的需求会降低。但这并不意味着能源市场的供应困境已经结束,国际油市所面临的问题不在需求,而在供应,随着冬季临近,全球原油供应将迅速收紧。“市场将非常、非常快地收紧,我们仍维持每桶120美元的油价预期。”

对于未来,高盛也认为油市供不应求的局面将持续。高盛能源研究部负责人Damien Courvalin分析称,最近油价下跌主要是由一系列担忧造成的,包括对经济衰退、美国释放战略石油储备以及俄罗斯生产复苏的担忧。即使假设所有这些负面因素都在发挥作用,油价上涨的理由仍然很强,以目前的价格,石油市场将继续处于供不应求状态。因此高盛预计,布伦特原油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将涨至每桶110美元-125美元,2023年布伦特原油价格为每桶125美元。

关注我们

麻生希加勒比一区二区三区